学友圈|微店|小依次|手机版

来源:原创作者:编辑:admin2020-05-20 04:48

  

  1966年9月3日。这是傅雷和夫人朱梅馥离开这个世界的日子,往年明天,正是二十周年纪念。这二十年过得好快,我还没有时间写一篇文章纪念他们。俗语说;“秀才情面纸半张。”我连这半张纸也没有献在老冤家灵前,情面之薄,可想而知。不外,真要纪念傅雷夫妻,半张纸究竟不够,而洋洋大年夜文却也写不出,因而迁延到明天。

  现在,我书架上有15卷的《傅雷译文集》和两个版本的《傅雷家信》,都是傅敏寄赠的,还有几本旧版的《高老头》和《欧也妮·葛朗台》,是傅雷送给我的,有他的亲笔题字。我的拍照册中有一张我的照片,是1979年4月16日在傅雷悲悼会上,在赵超构送的花圈底下,沈仲章给我照的,衣衿上还有一朵黄花。这几年来,我就是默对这些器械,悼念傅雷。

  1939年,我在昆明。在江小鹣的新居中,碰到滕固和傅雷。这是我和傅雷定交的末尾。可是我和他会晤聊天的时机,只要两次,不知如何一回事,他和滕固吵翻了,一怒之下,回上海去了。这是我第一次领略到傅雷的“怒”。后来知道他的别名就叫“怒庵”,也就不认为奇。从此,和他措辞时,不能不提高警觉。

  1943年,我从福建回沪探亲,在上海住了五个月,曾和周煦良一同到吕班路(今重庆南路)巴黎新村去看过傅雷,知道他息影孤岛,专心于翻译罗曼·罗兰。这一次看法了朱梅馥。也看见客堂里有一架钢琴,他的儿子傅聪坐在高凳上练琴。

  我和傅雷的友情,只能说末尾于束缚以后,那时他已迁居江苏路安宁坊,住的是宋春舫家的房子。我住在邻近,转一个弯就到他家。五十年代初,他在译巴尔扎克,我在译伐佐夫、显克微支和尼克索。如许,我们就成为翻译本国文学的同志,因此,在这几年中,我常去他家里聊天,有时也借用他的各类辞典查几个字。

  可是,我不敢同他谈翻译技巧,因为我们两人的翻译方法不很相反。一则因为他译的是法文著作,从原文译,我译的都是英文转译本,应用的译法基本分歧。二则我主意翻译只需达意,我从英文本译,只能做抵达英译本的意。英译本对原文本担负,我对英译本担负。傅雷则主意不但要达意,还请求真切。他屡次举过一个例。他说:莎士比亚的《哈姆雷特》第一场有一句“静得连一个老鼠的声响都没有”。但纪德的法文译本,这一句倒是“静得连一只猫的声响都没有”。他说“这不是译错。这是达意,这也就是真切。”我说,依照你的不美观念,中文译本就应当译作“鸦雀无声”。他说“对”。我说:“不可,因为莎士比亚时代的英国话中不用猫或鸦雀来刻画静。”